蔡东豪:平衡是泡沫

  发表日期:2012年9月5日          【编辑录入:wjjya
  共有 1702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变焦】    

 

      我唯一会用「平衡」这两个字的时候,是在不能避免的情况下,不知道自己应说什么,而一定要说些东西,例如我不知道怎下决定,我会这样说:「我会在A和B之间寻找平衡。」A和B是决策光谱上的两个极端,世上大部分事情不会出现极端,因此答案一定是在极端之间,不会错。实际上这是讲完等于无讲的废话,不过听上去好似好有料。这是平衡对我的唯一用途。
      有朋友参加人生教练课程,我会刻意避开这些朋友一段时间,让时间冲淡他们心中的热情,让理智重新启动。我中过招,这些朋友以高几度的音调,尝试以真诚感染我,出发点当然是为我好,挂在这些人口边,一定包括Work-life balance概念。假如平衡是这些课程众多废话中的一个废话,还好一点,很快被遗忘,最大镬是,这些课程把Work-life balance当作人类必须追求的目标。即是说,你不平衡,代表你有问题。平衡当作目标,大镬之处,是平衡为虚无的概念。问一百个人平衡的意义,会得出一百五十个答案。虚无本身没问题,世上很多事情都是虚无的,问题在于把虚无概念当作可准确量度的目标。忽然间,我身边朋友都在拼命追求Work-life balance,愈追求不到,愈要追求,愈来愈不开心,愈要帮衬人生教练。
      或者有人反对平衡是虚无,认为平衡是一种境界,到达这种境界,自然感觉得到。我觉得平衡是虚无,是因为我未够班,从未去过平衡境界。据平衡族的说法,走入这境界,人感到所有事情都变得和谐。据我的经验,解释一个虚无概念需要另一个更虚无的概念,例如和谐。我也不想在平衡的定义上纠缠,就当世上真的有平衡这回事,但为什么我们要寻找平衡?我就是喜欢不平衡,可以吗?把这问题推前一步,我认为人生应该是不平衡。就以Work-life balance为例。要平衡工作和私生活,这两件事必须有某程度的稳定性,否则不可能平衡,但你知我知,工作和私生活的共通点是不稳定,在两件不稳定的东西之间寻找平衡,是徒然的。工作上,定下计划永远一波三折,不是自己大意,便是竞争对手出其不意,总有变数。在家庭,最不想发生的事情总是在最不合适的时间出现,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在公在私一片混乱中,我们活得痛苦吗?不见得,我们大致活得不错,有人甚至认为活得开心,原因是,混乱是我们生活一部分,是快乐的泉源,是冲劲的动力,是创意的源头。最成功的事通常是在混乱中做出来,做完之后惊讶,原来我可以做到。在不完美的生活中,我们不停调整期望,不停临危变阵,不停学懂一笑置之。自省和自嘲,是人生不可或缺的质素。从不完美,我们了解到自己的位置,有时我们的遭遇惨过别人,有时别人惨过我们。人生教练工具箱内有一万试万灵的恐吓法宝,是压力。你有问题,因为你有压力。多得「巴士阿叔」多加一脚,香港人听到压力便慌张走避,视之为疫症,所有不好事情可追溯至压力,而压力来源是生活不平衡。我好想知道,无压力的人生是怎样?特首有压力、CEO有压力、家庭主妇有压力,当所有人有压力时,压力其实不是压力,而是生活一部分。我认为压力是好东西,因为人生就是不完美,我不能避开压力便要拥抱它。
      人性是我看不通的东西,只知道这东西又复杂,又混乱,又诡秘,以为看懂时,原来是自己骗自己。看不通不代表蒙查查,我是有意识地知道自己看不通,跟蒙查查看不通有分别。我的意识告诉我,虽然我看不通,我仍肯定人生种种问题的答案不是平衡。我们要平衡,主要为开心,或不想不开心,但开心的目标其实不切实际,因为开心这对手太强劲,你不是开心的对手。最希望开心时,会有不开心的事情出现,但你不要灰心,千万不要怪自己人生不够平衡,要学懂以笑面对:开心好家伙,下次我一定赢你。

 

 

 

(本文转自香港壹周刊2012年8月30日报道)






上一篇:
下一篇:
打印本页

联系电话:(86-595)85661523  传真:85687078  E-mail:wjjya@163.com  地址:中国福建晋江市梅岭街道梅山路1号
闽ICP备09012849号
Copyright©2008 - 2011 Powered by wjjy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