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东豪:负能量,万岁!

  发表日期:2012年9月24日          【编辑录入:wjjya
  共有 1997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变焦】    

 

      今年七月,美国加州圣荷西市二十一人脚底烧伤,三人须送院,他们参加励志大师Tony Robbins主持的活动「释放内在力量」(Unleash the Power Within),参加者须赤脚走过长十呎烧红了的炭。我的科学知识属小学程度,也知道炭不是很好的传热体,即使是烧红的炭,快步走过,通常不会烧伤。励志活动很多时用走过炭来显示某些神奇力量,其实是神棍把戏。不过把戏耍了这么多年,仍然有很多人深信不疑。当日伤者无一个指责主办单位,他们怪责自己,异口同声:「我们不是在最高精神状态。」
      「释放内在力量」我相信意思是,我们其实拥有很多未被发现的力量,假如懂得发掘这些力量,我们会变成更有力量的人。励志课程主办者一定强调,普通人不能有效地释放这些力量出来,原因有很多很多个,不过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没有付学费参加励志课程。在参加过励志课程的人眼中,未参加过的人值得同情,因为他们永远不知道拥有这些力量,未参加励志课程的人等待着被拯救。
      很多年前我有一班要好的同事,他们忽然迷上励志课程,参加过之后,不停再参加深造班,同时成为励志大使,「邀请」(加上括号是因为邀请手段很落力)身边的人参加。不知为何,他们觉得我特别有需要参加,可能我份人似特别需要别人拯救,我最记得他们游说我的时候,结尾一句一定是:「这是对你好。」 
      盛情难却下,我上了一堂,第二堂没再去。我记得导师要求我们喊,我们需要集中精神想起一些事情,然后尽情喊出来,我斜视身边真的有人喊,我喊不出,反而笑了出来。我记得课程收费七千元,当时对我是天文数字(现在也会很肉赤),收费规矩是上完整个课程(好像是连续五日),参加者不满意,主办单位原银奉还。但我想到要捱多几堂,心里想死,决定止蚀离场,跟七千大洋道别,终于喊得出来。这是我跟励志课程的恩怨。 
      这些年我跟励志课程互不相干,你有你生活,我有我忙碌,但近年我感到励志课程生活化,渗透日常生活中,我开始感到威胁。我锁定了励志课程生活化的元凶,是三个字:「正能量」。忽然间,我发现被正能量包围,身边所有人正能量不离口:做人、做事、做父母子女、做上司下属、做同事朋友、做一个路人甲,都应该充满正能量。我周围问人,什么是正能量?得到的答案包罗万有,我接收到的关键词包括「感恩」、「心灵绿洲」、「寻回快乐」……甚至有人认真的告诉我,有正能量课程可以读,可有系统地学习。正能量无远弗届,当我听到正能量和灵异界的关系,我叫停,够了,我不需要听下去。有正能量这回事,即是有负能量,人拥抱正能量,必定唾骂负能量。对一个朋友最差劲的评价,是这个人充满负能量。今时今日,奸淫掳掠衰不过散发负能量。我要为负能量平反,盲目相信正能量,我认为有很大问题,可以造成伤害,小则烧伤脚板,大则摧毁自信。世上很多事情不是靠想象着好的一面,便可以做到。有些事情太困难、或太曲折、或太无厘头,就是做不到,而做不到不是问题。我认为终日想着怎样做到这件事,反而会令做到的机会减低。有些人自信心特别低,日日说服自己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更有可能打沉本身已不高的自信。有些急进的人,为求不令自己和身边的人失望,可能会走快捷方式,或违规,因为他们急于证明自己充满正能量。做一件事之前,清楚了解失败的可能性,并计算失败的具体打击,即企管人口中的Worst case scenario,我非但不觉得会令事情变得消极,反而觉得掌握现实会增加成功面。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硬要用心用力去消除和压抑负面,是很辛苦。接受负能量的人活得轻松,这些人知道失败、失望、失意全是生命的一部分。骗自己坏的一面不会出现,一是跟现实不符,二是会令生活变得沉重。明天不是更好的一天,明天是新的一天,That's all。

 

 

 

(本文转自香港壹周刊2012年9月20日报道)





上一篇:
下一篇:
打印本页

联系电话:(86-595)85661523  传真:85687078  E-mail:wjjya@163.com  地址:中国福建晋江市梅岭街道梅山路1号
闽ICP备09012849号
Copyright©2008 - 2011 Powered by wjjy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