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燕婷:闽南文化是一个整体的生态

  发表日期:2014年5月19日          【编辑录入:wjjya
  共有 1567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图片上滚动鼠标变焦】    

 

从音乐美学的角度研究南音 花两年时间为 “嗦啰嗹”正名

 

                                      

 

人物名片:陈燕婷,1975年出生于晋江安海,现居北京。1997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音乐系,获学士学位;1998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师从王次炤教授,2001年获硕士学位;毕业后分配至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主要从事音乐美学、民族音乐学领域的研究。目前著有《南音北祭———泉州弦管郎君祭的调查与研究》、《安海嗦啰嗹》等。

 

      她虽远在北京工作,却一年总有几次跑回家乡来进行田野考察;她从事的是音乐美学的研究,却对闽南本土音乐艺术的传承发展十分关切。她用专业的学识详解了南音郎君祭的独特仪式,她从音乐的角度为安海嗦啰嗹这一习俗的起源正名。
  她,就是晋江安海籍音乐学者、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副研究员陈燕婷。
  3月1日,泉州南音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泉州召开,陈燕婷应邀回乡,与30多位海内外南音专家学者一同进行研讨,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

  重乡情:南音感染了异乡的她
  把她带回“家”

  如今醉心于闽南文化研究的陈燕婷,并不是一开始就把家乡的音乐文化作为自己研究的主要课题。
  在大学时代,陈燕婷学钢琴和小提琴,喜欢听交响乐和四重奏。南音或者其他很多闽南音乐艺术的存在,像种子一样并未在她的心中发芽。不过,生命中的很多必然和偶然总是相随。1998年-2001年陈燕婷在北京中央音乐学院读研期间,偶然去观看了一场台湾“汉唐乐府”的南音专场演出。
  坐在舞台下,听着童年记忆里那熟悉的乡音,远在异乡的陈燕婷如痴如醉,久久无法平静,她第一次觉得南音很好听。
  不过演出结束后,陈燕婷却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和她有一样的感受。不少北京的观众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感叹南音虽然很美,但是听不懂。
  “这么好的音乐为什么没有得到大家共同的理解?”观看了电视台对演出的报道后,陈燕婷对这种现象进行了深思,她发现,人的审美是有地方性的,因为身为闽南人,所以她对南音有种天生的亲近感,而北方的朋友却多少觉得有些距离。
  令陈燕婷没想到的是,当时的那一场演出,促使她后来投身于闽南文化研究。
  又有一次机遇悄然到来。香港中文大学想做一个华南地区传统音乐仪式的课题,陈燕婷在单位的推荐下参与该课题,第一次着手研究南音的祭祀仪式。
  有机会回家乡研究自己喜欢的音乐,陈燕婷开心得不得了。而家乡也没有辜负她,在她回乡来调查的时候,安海雅颂南音社刚好举行活动,来了不少各地区的南音社团和资深人士,这可为陈燕婷采访提供了不少便利和素材。
  从此以后,陈燕婷“一发不可收”,2003年至2008年间,她先后在《中国音乐学》上发表了《安海南音现状谈》《安海雅颂南音社迎请郎君神像开光与安位仪式研究》等文章,引起了学界对南音的广泛关注。2008年12月,陈燕婷在多年研究的基础上,撰写了《南音北祭———泉州弦管郎君祭的调查与研究》一书,从民族音乐学、音乐美学的角度为南音的研究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

  慎审视:耗时两年
  为安海“嗦啰嗹”正名

  在南音之后,陈燕婷开始用新的眼光审视自己家乡的传统音乐和文化。
  2008年6月,在安海文人颜长江的极力推荐下,陈燕婷特意回到家乡安海,考察晋江市在安海举行的首届端午民俗旅游文化节。文化节上,安海端午习俗嗦啰嗹的踩街表演令她感触很深,小时候过端午看嗦啰嗹那种热闹欢腾的记忆浮上了心头。
  出于对家乡乃至家乡民俗的特殊情感,回到北京后,陈燕婷决定写一本研究安海嗦啰嗹的专著。不过,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当她以此为课题向单位上报之后,并没有获得批准。理由是这个题目太小,不足以作为一本专著申报。身边也有不少人劝她———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关于嗦啰嗹习俗的文字资料记载非常少,谁也不知道它起源自何时、如何缘起。
  虽然自己的想法不被认同,但陈燕婷并没有因此停下研究的脚步。相关资料很少,陈燕婷就从自己所熟悉的音乐领域去寻找突破口。既然民俗活动叫做“嗦啰嗹”,而且活动中要反复诵唱“嗦啰嗹”,那么,这个民俗活动一定和这三个字相关联。
  但是,“嗦啰嗹”到底是什么意思?别说普通话,就连在闽南话里它都语义不详。难道,只是因为歌词中有这三个字,就用它来替代整个活动?
  带着这些疑问,陈燕婷除了田野调查之外,还开始在网上数据库海量地搜索,并翻阅了大量沿海地区的县志。
  在这么“漫天撒网”的过程中,陈燕婷共收集到了7首出处不同的“嗦啰嗹”歌曲。她发现这些曲子可分为两类,一类虽然由不同人演唱、不同人记谱,但是旋律和歌词高度一致,衬句部分都是“嗦啰嗹啊伊都啊啊咧,咧啊去咧”。另一类歌词不同,旋律也有些出入,与第一类属于同一乐曲的不同变体,衬句部分则是“嗦啰嗹啊啰嗹哩啰嗹啊”。再深入研究发现,第一类曲子创编于1957年,当时安海的尤金满等文艺工作者为了晋京参加民间音乐舞蹈汇演,将嗦啰嗹搬上舞台,因此对嗦啰嗹的动作进行了舞台提炼,同时为适应舞台演出,由南音大师高铭网对“嗦啰嗹”曲进行了改编。由于“啰哩嗹”经常被作为咒语使用,带有过多的封建迷信内涵,所以有意隐去,只留下开头的“嗦啰嗹”3字。如此看来,第二类曲子是较为原始的形态,“嗦啰嗹”就是“啰哩嗹”,具有驱邪祈福之含义。
  还有一个一直困扰着大家的问题,就是“采莲”之名到底是不是正名。有人说“采莲”是正名,而且乾隆版《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五月初一日採莲城中,神庙及乡村之人以木刻龙头击鼓锣迎于人家,唱歌谣,劳以钱或酒米”,也提到了“采莲”二字。然而,活动虽冠以“采莲”之名,却找不到任何与“采莲”有关的动作或器物。因此,更多的人认为“采莲”是谐音或讹音。陈燕婷通过翔实的资料,很清晰地描绘出一条“采莲”发展的轨迹:先是现实生活中的“采莲”劳动,可以想象在劳动过程中会有相关民歌产生———以“采莲”为题材的文学作品层出不穷———同时“采莲”歌舞蓬勃发展———受此影响,催生了供娱乐的采莲船,甚至有乞丐唱《采莲歌》行乞,据说之后演化成为“莲花落”———最后,衍生出与龙舟有关的节日风俗。因此,可以理直气壮地说,“采莲”民俗原本流传于许多地方,并非安海独有,而且与龙舟竞渡和端午节有着密切的关系。“采莲”之称是该活动的真正名称,并非讹称。
  2011年,陈燕婷将自己花费了2年时间的研究成果撰写成书,2012年被列入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中出版,书名就是《安海嗦啰嗹》。

  大视野:以南音为立足点放眼整个闽南文化

  如今,在北京工作的陈燕婷,依然醉心于家乡如富矿般的传统闽南文化。
  “我还深刻地记得第一次到安海雅颂南音社时的场景,这样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南音社,却位于一个嘈杂的菜市场尽头,当我穿过菜市场,人声鼎沸之处,夹杂着些许清越古朴的弦管声,这就是我们闽南文化存在的真正形式。它并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和我们的生命融为一体。”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陈燕婷用最平实的语言来表达她对于自己家乡文化最深刻和本质的理解,她认为,每一个闽南人心中都有一颗闽南文化的种子,只是有的有待发掘。
  在3月1日举行的“泉州南音国际学术研讨会”上,陈燕婷也向海内外与会专家学者介绍了新的研究———《南音中的“啰哩嗹”》。陈燕婷说:“闽南文化是一个整体的生态,不同的文化艺术相互融合,共同发展,如南音和梨园戏、傀儡戏、道教音乐、嗦啰嗹民俗等都有很深刻的内在联系。所以我之后的研究,将以南音为中心点向外辐射,旁及梨园戏、傀儡戏、道教音乐等等,这样研究才能逐步深入。”
  陈燕婷说,促使她深入研究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家乡人对她工作的无私支持。如在她的研究过程中,安海南音的弦友们、安海嗦啰嗹的表演队和研究者们都热心帮助,尤其是安海文人颜长江为她提供了很多重点资料。
  在采访结束的时候,又开始期待着陈燕婷将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新发现。想来,用她2003年为母校———晋江安海中学谱词作曲的校歌来作为文章的结尾最为合适:“我们踌躇满志 力争上游/我们勤勤勉勉 脚踏实地/我们诚信为本 朝气蓬勃/坚毅不拔 走向未来/几经沧桑啊 初衷不改/身居古镇,造福乡里/天地人和 成就辉煌”!

 

 

 

 

 

 

(本文转自晋江经济报)






上一篇:施蒂丝:SM改变了菲律宾人的生活习惯
下一篇:吴明生:投资家乡未来的民营银行
打印本页

联系电话:(86-595)85661523  传真:85687078  E-mail:wjjya@163.com  地址:中国福建晋江市梅岭街道梅山路1号
闽ICP备09012849号
Copyright©2008 - 2011 Powered by wjjya All Rights Reserved